含羞草影院研究院app官方网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女神的贴身男秘最新章节!

“放了我吧,我知道都说了。”

黑衣人虚弱的哀求道。

之前的惊吓的让他已经筋疲力尽了,加上已经崩溃的心态,整个人现在都瘫软在椅子上面,看这样子像要马上要断气的模样。

秦烈上前一把扯掉对方眼睛上的布条,瞬间眼I前在一次恢复了光明,而不在是那种无尽的黑暗。

“快给我止血,我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们了。”

两人看了一眼忍不住的笑出声来,顿时也冲淡了原本紧张的气氛,只见秦烈走到后面,然后把木桶放在对方的面前。

“要不要我喂喝下去?”

秦烈看着他调侃的问道。

这时候对方才看到木桶里都是清水,哪有一点血色,不由得一下子愣住了,没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随后秦烈走到对方的背后一刀割开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,而身后的谷峰则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他,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。

“秦烈兄弟,这是做什么?”

湖边小呢感受清凉季

谷峰忙上前疑惑的问道。

这时候解开对方身上的绳子,难道就不怕他突然跑掉吗,还是另有什么原因。

秦烈忙抬抬手示意对方不要紧张,随后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,一切他自有安排。

见秦烈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,谷峰也不好在阻止对方,然后便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。

“梁汗见过对方的笔迹吗?”

秦烈低头看着他问道。

这时候秦烈脑子里蹦出一个大胆的想法,若是成功的话,不用自己动手便可以让王双的势力元气大伤,而且也不会引起山寨的内乱,最大限度的保存住他们的实力。

“没有,第一次是我口头传话的。”

黑衣人刚脱掉身上的绳子急忙回答道。

刚才事情让他看向秦烈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恐惧感,当看到手上一条细微的伤口时才算彻底的放心下来,而且整个人也变的轻松好多,之前以为自己都离死不远了。

秦烈倒是不担心对方会骗自己,毕竟刚才的教训已经足够让他记住一辈子了,在加上他此时的心态彻底崩溃掉,即便是说谎也能从他的脸上看出蛛丝马迹。

“谷峰,马上写一份书信,原来定制好的位置调换一下。”

秦烈看了一眼对方笑着说道。这样的话当部落的人来到这里的时候,那么正好可以让王双的人堵枪口,到时候让他们互相残杀,然后坐收渔翁之利,既可以消耗掉对方的实力,而且还可以消灭掉部落

的敌人。

“的意思是……”

谷峰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说道。

没想到秦烈这招这么阴狠,这是让他们先打起来了,消耗差不多了在出去捡便宜啊,不过这也确实是个好办法,还不用自己动手收拾这个混蛋。

“好,我马上去弄。”

谷峰笑着回说道。

随后便拿着手中书信转身出去了。

“一会按着王双的意思,把这份书信交给对方,如果敢有歪主意,我保证会生不如死。”

秦烈眯着眼睛冷声的威胁道。

这时候对方都被秦烈吓破胆了,那还刚动什么歪脑筋,听完以后猛的点头,生怕下一秒他会反悔一样。

虽然暂时对方已经在自己的控制之中了,但是放走他还是有些风险的,还是要口头头上吓唬一下他。

“不过放心,只要乖乖的办事,以后保证不会亏待。”

秦烈语气缓和了许多的安抚道。

毕竟不能把对方逼到绝路上,不然保不准会不会狗急跳墙,所以还是要给他一点甜头,至少让他安心给自己办事。

“大哥,我保证办好这件事,其他的我不敢奢望。”

黑衣人急忙摆摆手的回答道。

这家伙现在已经被面前的秦烈吓坏了,现在只要不杀了他,让他做什么都是行,那还敢讨价还价。

“来,把这个吃下去。”

秦烈看着他递过一颗红色的药丸说道。

这是之前在曼陀罗哪里讨来的,没想到还真的排上用场了,对方可是用毒的高手,别小看这个红色的小药丸,若是七日之内没有解药,那么会让死的凄惨无比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黑衣人眼神充满恐惧的看着他问道。

一看秦烈手中的红色药丸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不由得有些抵触的看着对方。

“毒药,不过放心,七日之内不会有生命危险,不过要是不老实的话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秦烈眯着眼睛冷笑着回答道。

现在对方虽

然是对自己言听计从,但是人心隔肚皮,他也不敢绝对的保证这家伙会一直听话,所以还是用点保险的办法踏实一点。

“放心,只要听话,回来我便会给解药。”

秦烈看着他保证道。对听完以后脸色变了又变咬了咬牙,一把抓过秦烈的手中的红色药丸丢在嘴里吞了下去,他也清楚就算是反抗,结果也是一样的,而且他实在不想在经受一次刚才的经历

,那简直是比死还难熬。

秦烈满意的点点头,这也让他彻底的放心让对方离开了。

“秦烈兄弟,都弄好了,看下。”

谷峰此时也回到屋子里,说完随手把写好的书信递了过去。

接过书信的秦烈大致的看了一下没什么问题,只是把王双布置好的两个地点调换了一下,看着十分简单的几个字,到时候可就是上百条人命了。

“拿着书信快去快回,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我们。”

秦烈把书信递给黑衣人轻声的说道。

黑衣人站起身来接过对方手中的书信放在怀里,随后便从后面溜了出去,眨眼间便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面。

“秦烈兄弟,我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”

谷峰看着对方赞叹道。

这倒不是恭维对方,而是打心里佩服秦烈的能力,即便是他这个寨主都自叹不如,不过心里也暗自庆幸眼前这个男人并非是敌人,不然那将是自己一辈子的噩梦。

“雕虫小技罢了,别取笑我了。”

秦烈也是笑着打趣道。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开始,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办,而且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王双有所察觉,不然那只老狐狸肯定会怀疑,到时候现在安排的一切都要前功尽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