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 打不开

() 夏瑜为什么在工作时间,忽然给杨言打电话?

这个事情,还要追溯到两个小时以前……

夏瑜和同事陈哲吃完午饭,从快餐店出来,准备要去崇西路,调取最后几家店铺的录像。不过,走到路口,在等人行通道的绿灯的时候,夏瑜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状况!

他们同侧道路前方的公交车站那里,本来站着一个抱孩子的妇女,衣着打扮都很普通,但嘴巴上戴着口罩,看上去是大中午带孩子去医院看病的,或者她自己身体有恙,又放不下孩子,只能抱着孩子一块去医院。

夏瑜从杨言身上,知道带孩子的不易,她便怜悯地多看了两眼。

但没想到,她多看的这两眼,就让对方紧张了起来。

公交车也不等了,那个带着口罩的妇女转身低头,抱着孩子就要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“嗯?”夏瑜感觉有点不对劲,她微微皱起眉头,盯着那个妇女看。

还真让夏瑜看出了端倪,她发现,那个妇女虽然是用被子抱着孩子,但从她的身侧,居然露出了孩子一只光着的小脚丫!

没有穿袜子,也没有穿鞋子……

现在的这个天气,不冷不热,但对于体质薄弱的孩子来说,他们还是很容易着凉的啊!

而且,夏瑜又不是没见过杨言是怎么照顾孩子的,平时带着落落出门,杨言都会很仔细地给小姑娘穿好衣服、鞋子,就算在家,天气不暖和的时候,杨言就要给落落穿上她的小袜子,就怕落落会冻着……

竹林深处清纯气质美女 美的如仙女下凡尘

很快,夏瑜警醒了起来,她想起了之前市里面派人来交代的事情。

“等等,喂,你别走!”在同事陈哲懵逼的注视中,夏瑜忽然喊了一声,就跟风儿一样,转身追了出去。

然而,也因为夏瑜这个暴起追击的举动,那个抱着孩子的妇女也是慌慌张张地加快了脚步。

混了几年日子的陈哲没有夏瑜那样细致入微的观察,也没有夏瑜那样警觉的态度,但他毕竟是一个警察,见多识广,他看到夏瑜才刚刚开始追,那个妇女就跑了起来,他顿时也明白了:这人有问题!

就好像电影里常说的那样:你心里没鬼,跑什么啊!

陈哲连忙也跟着追了出去,但养尊处优的他,三十出头肚腩都出来了,哪有夏瑜跑得快,没一会儿,夏瑜便将他甩开了十几米远。

看到那个妇女紧张逃跑的样子,夏瑜已经坚定了自己的判断,她一边加急脚步追上去,一边娇喝道:“站住,别跑!”

当然,没有罪犯是会乖乖站住的,毕竟夏瑜手上也没有枪在国内,一般派出所民警是不会配枪出门的,甚至很多派出所的枪库里也只有一两把手枪和很少、很少的子弹,真的要用枪,还要申请以及以后要写很长很长的报告……

不管怎么说,夏瑜不顾刚刚吃饱、还没消化的肚子,拼命地追上去,她想要拯救那个被拐的孩子,身上的热血都要燃起来了!

得益于每天都有保持的锻炼,夏瑜跑得很快,帽子被风卷掉了也不管不顾,就好像蓝色的猎豹,快速地在道路的绿化树影间疾跑而过,追向了那个女嫌疑犯。

且不说那个妇女跑不跑得过夏瑜,她抱着一个孩子,压根也跑不快,夏瑜眼瞧着就要追上她了!

“站住!”夏瑜一边喊着,一边再次加急脚步,想要伸手去抓对方的肩膀。

但这时候,戴着口罩的妇女忽然转过了身,她惊慌恐惧的眼睛在夏瑜眼前晃了晃,可是,她也够决绝的,怀里的孩子,忽然被她甩了出来。

显然,她是想将孩子砸向夏瑜,以便延缓一下夏瑜的追击,为自己争取逃脱的机会。

然而,她没有这么大力气,昏迷沉睡中的孩子被她甩得脱手了,往旁边的马路牙子上摔了过去。

夏瑜根本想不到对方会这么残忍,她甚至都压根来不及细想,也来不及做任何权衡,看到孩子脑袋要砸向马路,夏瑜下意识地便往那边扑了过去。

不幸中的万幸,夏瑜这个奋不顾身的飞扑,还是让她抱住了孩子,虽然自己狠狠地摔到了马路上,胳膊着地……

“嘶……”夏瑜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,感觉到隔了一层衣服,皮肤还是火辣辣的痛,甚至摔到的右胳膊都没有感觉了。

“小夏,小夏,你没事吧?”陈哲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。

“孩子应该没事,你快去抓她,那是人贩子!”夏瑜抱着孩子勉强坐起来,扭过头,愤怒地看向那个还没跑远的妇女。

“好好,你小心点!”陈哲也算是老民警了,知道现在不是嘘寒问暖的时候,他咬牙继续追上去,一边追着,一边很有经验地向前面路人大喊着寻助,“快,帮我拦住她,她是人贩子!”

陈哲身上的警服,还有他喊的话还是起了作用。

人贩子,犹如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人

人痛恨!

那个妇女逃跑的马路上,几个经过的路人,都跟打了鸡血一样,冲过去,将她迎面拦下,还有一个旁边饭店的老板,光着膀子就将她按倒在地上!

“谢谢,谢谢你们!”陈哲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他一边掏着自己的警察证跟围观群众们亮了亮,一边感激地冲他们抱了抱拳,“我们是咱们这沙坪街道派出所的,刚才她跑的时候,还把孩子丢地上,还好我同事接到了。谢谢大家出手相助。”

“没事,没事!”一个穿着西装的白领男子已经站了起来,他笑着摆了摆手。

“警察同志,帮你是应该的,t,劳资最痛恨的就是人贩子!”光着膀子的饭店老板还气不过来,抬起手抽了那个人贩子一巴掌。

这一巴掌,将人贩子的口罩给打掉了,她没有什么特别的,就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妇女,只是此刻紧紧地闭着眼睛,显然是被周围情绪激动的围观者们给吓到了。

“别,先别打。”陈哲看到大家群情激愤,好像都想要上来踹一脚一样,他连忙伸手拦下,经验丰富的他赶紧解释道,“现在人已经被我们抓住了,大家就不要打了,要是打出个好歹,不说法律责任,我们待会也没办法审讯她了啊!要知道,现在人贩子都不是自己一个人行动的,我们要从她嘴里问出消息,把后面的犯罪团伙抓起来,你们说是不是啊?”

在陈哲的劝导下,围观群众们终于忍住了冲动,光膀子的饭店老板还点了点头,说道:“警察同志说得对,要把部人贩子都抓起来,判死刑!”

这时候,夏瑜左手勉强地抱着孩子,她的额头上都在渗着豆大的汗珠,但她没有吭声,还是咬着牙走了过来。

看到了被抓住的人贩子,夏瑜才勉强松了一口气。

这时候,周围围观群众,看到夏瑜右边胳膊流血,血染了蓝色的警服袖子,一副狼狈又坚强的样子,一个个都肃然起敬。不知道谁起的头,很快,掌声连成了一片。